前澳政府顾问透露:陆克文将澳未来系于中国

澳总理宣布将拨款600亿强军 理由是亚洲存在军备竞赛

前澳大利亚政府顾问格雷格·巴恩斯最近在媒体撰文説: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希望他的同胞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拥抱中国和亚洲地区。从而”使澳大利亚成为整个西方最通晓亚洲的国家”。

据媒体报道: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9日称,因亚太地区人口增长而导致的资源和领土的纠纷使各国纷纷加强军备,而澳大利亚也必须跟上这一步伐,通过加强国防部队建设来应对这一局面。

虽然为比赛而疯狂的澳大利亚人正全神贯注于北京奥运会,陆克文却在规划一项战略,目的是让澳大利亚明白,它的未来主要在于同中国和亚洲发展深厚的关系。

陆克文称,随着“亚太地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澳大利亚必须加强其军队建设,尤其是海军建设。陆克文表示,政府将拨款600亿澳元用于加强海军建设以应对亚太地区邻国军事实力的上升。

本周,在为澳大利亚奥运团队加油鼓劲后的回国途中,陆克文在新加坡作了停留并进行了一次演讲。如果不是奥运会,这次演讲通常会在澳大利亚占据头条新闻的位置。

想和中印加强安全对话

除了大力宣传他的欧盟式亚洲集团思想–迄今为止这一思想在亚洲地区尚未受到重视,陆克文概述了为什么澳大利亚需要在经济和战略之上继续推进它同中国和亚洲地区关系的原因。

陆克文周二在一场对老兵的演讲中提到了亚太地区人口的增长。他说:“我们这一地区人口上的变化意味着在2020年我们北面国家的情况将和今天大为不同,人口、粮食、水和能源压力都将变得很大。”

陆克文说:”中国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中国会如何处理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各种危机?中国国内会如何应对全球信息革命?中国文化会如何适应现在对它形成冲击的一系列具有影响力的全球性事件?……中国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将大大影响我们国家的未来道路。”

“面对这一情况,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方法来保证澳大利亚全面地回应这一系列问题。”陆克文说,“这意味着要对本地区的军事化作出回应,同恐怖威胁作斗争并应对太平洋地区主权和能源安全的挑战。”

陆克文保守的前任约翰·霍华德曾经承认,中国在澳大利亚经济和战略未来中是一股推动力量,而陆克文所做的是将澳大利亚的国家命运同中国这个最新超级大国相联系,并与之共同崛起。

“我们需要确保澳大利亚的国防力量能在必要的时候应对这一局面。事实是澳大利亚的国防长期以来过于延伸。”陆克文说,澳大利亚必须保持全球“中等力量”的地位。目前,澳大利亚的海外驻军情况是:伊拉克的1000名军人、阿富汗北约部队的1000名军人、东帝汶750名维和人员以及在所罗门群岛的140名维和人员。今年6月,陆克文还撤回了驻伊拉克的550名军人。

澳大利亚需要拥抱的不仅是中国,还有一般意义上的亚太地区。陆克文表示,澳大利亚需要完全融入它所处的该地区–作为同亚洲缺乏严肃接触的欧洲前哨阵地已经不够了。

但陆克文没有点明可能对堪培拉构成威胁的国家。

虽不奇怪,但在澳大利亚的国内背景中颇引人争议的是,陆克文认为,使他的国家实现”同该地区充分接触”这一设想的方式是做到迄今澳大利亚领导人都没有能够做到的事—将澳大利亚2100万居民变成亲亚洲派。

他说,澳大利亚将加强同日本、韩国、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安全合作,但也想同印度和中国加强安全对话。他建议亚太地区可以建立仿照欧盟模式的国际社会,并说为了本地区的未来,国家间有必要加强对话,“如果我们不开始考虑本地区的未来发展,我们很可能面对竞争与紧张超过合作的局面。”

陆克文说:”我致力于使澳大利亚成为整个西方最通晓亚洲的国家。”

被形容为“鹰派表述”

陆克文建议通过”对澳大利亚学校中亚洲语言和文化教育进行投资”来做到这一点。他的设想”是让下一代澳大利亚人–商人、经济学家、会计、律师、建筑师、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和演员–发展为他们打开该地区大门的语言技能”。

陆克文的演讲中强调了海军建设的重要性,他说亚洲军队现代化的发展,包括先进的潜水艇和空军战斗力意味着澳大利亚需要在军事投入上增加开支。

陆克文是否能实现这一雄心勃勃的设想还有待观察。从1991年到1996年任总理的保罗·基廷曾为学校创建了一个亚洲语言项目,保守派媒体评论员和政界人士毫不讳言地指责基廷脱离”澳大利亚普通民众”。

目前,澳大利亚军队已开始其军队建设现代化的10年计划,这包括庞大的两栖攻击舰、导弹驱逐舰、隐形战斗机、巡航导弹、坦克、直升飞机以及更强大的军队。

霍华德1996年当选总理后废除了基廷的亚洲语言项目提案。强硬的右翼政治人物保利娜·汉森1996年凭借反亚洲和反土著的政纲当选议员。汉森曾对亚洲给澳大利亚造成的影响进行过猛烈地抨击。

“我们需要注意到正在发生的变化,并确保我们拥有对付未来突发状况的综合实力。”陆克文说。

不过澳大利亚需要给陆克文一个机会来实施他的设想。

买球,去年11月上台的陆克文政府曾承诺同亚洲保持密切关系并维持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同时,政府承诺将每年增加3%的国防预算直至2017年或2018年,并重新审视军队人数与花费的问题。

而安全分析家、退休的海军准将山姆·贝特曼说陆克文的这些言论是许多年来澳大利亚领导人中最富进攻性的,几乎同前保守党领导人约翰·霍华德所说的在必要情况下可以先向邻国发动进攻的言论相当。

“这似乎是完全的鹰派表述。何况这一地区的军备竞赛并没有那么厉害。这些邻国只是在更新其他国家已有的设备。”贝特曼告诉当地电台。

他说陆克文的这一发言反映了澳大利亚长期以来对亚洲邻国的不安全感,尽管陆克文本人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并且是中国通。

“我们可能有一种岛国观点,在国家安全上,对北面的国家不信任,而不是更融入这一地区。”

据悉,明年的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将出台一份战略计划报告。而在此之前,陆克文政府还将公布澳大利亚第一份国家安全报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