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拼版照片显示的是万秀丽、王惠、汤华斌和王东风(从左至右)在北京(2月19日至20日摄)。北京城车水马龙,在这座城市的一隅,草根艺人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接受着都市的阳光雨露和电闪雷鸣。他、她……来自不同的地方,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着、忙碌着。如今,互联网影响力的确可以造就西单女孩、旭日阳刚的神话,但是更多的草根艺人仍在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属于自己的音乐梦想。他们年轻的眼睛里,闪烁着对音乐的热爱。为了生存,他们隐忍、应对着;为了梦想,他们抗争、努力着。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万秀丽(左一)在北京西单附近的一处地下通道为路人演唱(2月19日摄)。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歌手万秀丽于2010年7月来到北京,在一些地下通道为路人唱歌。万秀丽曾经走过深圳、昆明、重庆、浙江、江西等地方。她介绍说,自己是在2005年至2009年在打工期间喜欢上吉他的。“一开始我觉得好奇,后来发现唱歌比在工厂打工开心,于是就走上了这条路。”秀丽说自己刚开始唱歌的时候比较困难,生活上要很节约,有时候还要向别人借钱。但时间久了,给予支持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在北京西单附近的一处地下通道,万秀丽(左)为一名愿意跟她学习演奏的青年鉴别吉他(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在北京西单附近的一处地下通道,万秀丽整理乐器,准备前往下一个地点演唱(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在北京西单附近,万秀丽(前左)走出地下通道,寻找下一个演唱地点(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王惠在北京的一处地下通道为路人演奏琵琶(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王惠在北京的一处地下通道为路人演奏琵琶(2月19日摄)。王惠来自河南省周口市,出于对音乐的热爱,2006年她来到北京,“希望能与更多人分享音乐,也希望在北京能够遇到自己的‘伯乐’”。她告诉记者,“地下通道是我的展示舞台,音响效果好,我把在这里演出看成是自己的独奏音乐会。”目前,王惠在弹琵琶的时候会遇到一些人请她当琵琶家教的工作,也有人请她参加婚庆等小演出。同时王惠坦言,草根艺人在地下通道表演的时候要遵守彼此默认的规则,如时间、场地轮换等。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责任编辑:张厚为)

  王惠在北京的一处地下通道准备为路人演奏琵琶(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2月20日,汤华斌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附近的空地上为路人演唱。今年26岁的汤华斌来自云南,艺名“阿龙”,2008年开始弹吉他。他说:“在北京,我感觉欣赏我唱歌的人多一些。我没去地下通道唱歌,觉得那地方太吵了。”阿龙十四五岁时就开始写歌了。他说,说实话,现在唱歌其实是唱给自己听。出名很难,能经受住时间考验也很难。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汤华斌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附近的空地上为路人演唱(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汤华斌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附近的空地上为路人演唱(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汤华斌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附近的空地上为路人演唱(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王东风在北京簋街的一家餐馆里为客人唱歌(2月20日摄)。出生于1982年的王东风,艺名泽珹,来自河南安阳。1996年,王东风在打工的过程中学会了吉他。每次看到《梦想中国》等选秀节目,王东风说自己会失眠,“我那么喜欢音乐,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面呢?” 他介绍说,自己平常会创作很多歌,歌词都来源于一些生活经历。现在,王东风经常带着厚厚的曲本,在北京簋街的一些餐馆为客人唱歌。他经常从晚上9点左右开始,一直唱到凌晨4点。“有时候遇到出手大方的客人,收入好一些,也有时候也会挨骂。”王东风对于选择音乐这条路不后悔,“接下来,我会继续唱。做音乐谁都想过出名,但是不管成名与否,努力过就不后悔了。” 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FS:PAGE]

  王东风(左)在北京簋街一家餐馆询问客人是否需要点歌(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