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尉塬的桥村,这个与我的蓝田之行有着密切联系的古老村庄,居住着让我衷心感激又敬重的北宋吕氏家族后人。

  日前,为了纪念考古先贤和吕氏家族对中国考古学的突出贡献,警示全社会保护珍惜祖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传承中华文明之精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市蓝田县考古发掘现场铭刻金石、立碑留传后世。
  
  2006年,西安市公安机关在破获一起古墓葬盗掘案时收回大批珍贵的宋代文物,此举引起陕西省文物局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组队,在西安市蓝田县对北宋吕氏家族墓园进行了长达五年的考古工作。
  
  蓝田吕氏先祖为姜太公吕尚。1000多年前的北宋中期,吕氏家族赴陕为官,世世代代繁延生息。吕氏后人吕大忠、吕大防、吕大钧、吕大临为关中学派著名学者,在礼学、金石学、古器物学等研究领域里颇有建树,他们著书立说、惠泽学林,是中国考古学之先驱。吕氏四贤在蓝田塬上的为民爱民之心,深得百姓爱戴敬仰,可谓史书留芳、名垂后世。
  
  吕氏家族墓园位于蓝田五里头村。考古发掘证实家族墓园由墓葬群、家庙遗址、围园兆沟、神道四部分组成。墓葬共有29座,其中成人墓葬20座、婴幼儿墓葬9座,均为竖穴墓道、土洞墓室,埋葬北宋期间吕氏家族成员五代人。该墓园是中国目前已发掘最完整的古代家族墓园,其结构、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极具重要的研究价值。
  
  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云辉指出,吕氏家族墓园是先贤们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宝贵奇葩,保护好、研究好和利用好这一珍贵文化遗产,是文物部门神圣而光荣的职责。今天,为纪念先贤、纪念考古发掘、纪念吕氏家族对中国考古学的突出贡献树碑,是为了警示和提醒全社会保护爱惜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传承中华文明之精华。 
(陕西考古院)

      
2006年,因为对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的抢救性考古发掘让我认识了桥村、结识了那些吕氏后裔。考古队住在著名的北宋蓝田吕大临四兄弟及家人墓园所在的五里头村,东北距桥村仅六华里之遥,这片墓园是桥村人老幼皆知的先祖先茔所在,每当新年来临,桥村人便来此祭拜祖先。明烛纸钱、袅袅轻烟中寄托了他们的虔心祝愿与祈福。可如今这里将成为考古工地了,当临时围墙圈起、当第一锹土铲出之时,我心深处便有些许不安、些许歉疚。从感情上不知桥村人能否接受、包容和理解。开工一周、一个月、一年、这种担心始终在我心头萦绕,如果他们抱怨、扰乱、阻止考古发掘,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情感,对此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忙碌中整整三年一晃而过,墓葬群和围墓兆沟的发掘已结束,工作中遇到很多挫折、很多人为因素导致的困难,但吕氏家族后人却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这让我颇感意外、暗中庆幸,毕竟是一千年了,也许亲情已然疏淡。

      
2010年盛夏,我们重新回到五里头村开始家庙遗址的发掘,首先听到的消息令人震惊不已,原来桥村吕氏后人在我们离开后的新年第一天举行了大规模祭祖活动,三辆客车与卡车浩浩荡荡开赴先祖墓园,一番祭典后庄严礼拜,村长凝重捧起一撮黄土,裹入红绸中在众人簇拥下缓缓返回,这不是一包黄土、分明是祖上的身躯和灵魂、是后世子孙孝敬感恩的一片诚心!从此桥村村头立起了四块石碑,吕氏四贤又回到了自己的祖宅,依着朝霞、向着生养他们的黄天厚土、永远佑护和陪伴着繁延不息的子子孙孙。

买球,     
一种深深的自责咬噬着我的心,这本该是我们做的事、是国家替吕氏后人做的事,我却揣着侥幸之心忽略了、误会了,而这个深明大义的家族却用默默的服从、宽容、谅解支持了考古工作,捍卫了国家利益。如此质朴的人群、如此高洁的品格,舍此何求?他们不愧是吕氏先贤的嫡传血脉、不愧是玉之王国的一方无暇璞玉。

     
现在,历时五年的吕氏家族墓园考古发掘已近尾声。今天,2011年6月10日,陕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原址上竖立了一块碑,永远纪念吕氏先贤在中国理学、金石学、古器物学领域的突出贡献;永远纪念他们对现代考古学的突出贡献;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品行。

(中国文物报2011年6月10日8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