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球 1

又一家外国汽车企业将款款而至,作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宝腾汽车此番似乎有备而来。盛装登陆中国,宝腾有两张王牌在手,即奇瑞汽车公司和浙江金华青年汽车集团。而对于这两家急于开拓国际市场的本土车企而言,宝腾的出现无异于雪中送炭,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谈判成功的几率自然被无限放大。

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耀

奇瑞缔结马来西亚利益联盟

两家处于相对弱势的汽车企业,正在谋求联手统治东南亚汽车市场。昨天,记者从相关方面获悉,奇瑞汽车正在与宝腾汽车(Proton,马来西亚国有汽车制造商)进行谈判,内容是双方组建战略联盟,并通过交易使合作双方在对方国家拥有汽车制造平台。
有消息称,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耀已经证实了这一消息。只不过目前双方的谈判还处在初级阶段没有达到签署最终协议的时候。据透露,由于双方在本国市场所处位置均比较尴尬,因而结成战略联盟也是水到渠成。
受阻北美 奇瑞盯上东盟
奇瑞汽车做出这一选择的主要原因,是奇瑞汽车进军美国市场的计划受挫。根据当时的协议,奇瑞与美国梦幻汽车公司将投巨资在奇瑞公司建立研发、生产基地。此外,美方还将按照国际标准组织经销商队伍,建立250个规范的轿车销售网点,目标是每年在美销售25万辆以上奇瑞,并在2007年以后的三年之内,将销量提升到100万辆。不过直至本月初,美方的销售点构建工作,只完成了37家,远远低于计划。
因此,奇瑞汽车不得不转投东南亚市场,但是由于东盟地区汽车进口关税一直居高不下,因此通过战略联盟直接“打入内部”成为首选。
而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2005年我国轿车销售排名前10位的企业中,奇瑞汽车虽然排名第7,但还是受到侵权门、碰撞门等诸多事件的影响。而宝腾公司的处境也不理想,此前受到高关税保护的宝腾汽车,在日韩车系的强烈冲击下节节败退,其市场占有率已由1999年的66%,下降至2005年的41%。据悉,根据宝腾的计划,到2008年汽车出口量将达到10万辆,而在2004年这一数字仅为1.7万辆。
看重莲花 谋求高端产品
此外,宝腾汽车手中还有一张令奇瑞心动的王牌,就是著名跑车品牌——莲花汽车。由于宝腾汽车是莲花汽车的大股东,因此业内猜测奇瑞汽车此举,是想通过合作发展高端产品。此前,由于奇瑞汽车的产品在国内是依靠低价策略打开市场,因此尽管是其力推的高端车型东方之子,在销售价格上也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
但是同时还有消息表示
,奇瑞汽车表示不会从宝腾汽车引入车型进行生产,而联盟的目的是为了共同开拓国际市场,在零部件采购等方面进行联合,而且与宝腾只是进行联盟合作,并不会组建合资公司。
尚存变数 战略联盟并不稳固
奇瑞汽车并不是宝腾汽车的惟一选择。据了解,早在去年9月份,宝腾汽车就开始与浙江一家名为青年集团的企业进行接触。当时双方的谈判已经进行到具体车型的选择,不过后来由于更多国内企业的介入,宝腾汽车开始了“精挑细选”,并在现阶段选择了奇瑞汽车。
按照宝腾汽车方面的消息,该公司在中国的合作计划并不具备排他性。这表明宝腾汽车既可以结成与奇瑞的战略联盟,也可以向青年集团转让车型,还可以再与其他企业合作。

据了解,宝腾已经于日前向马来西亚证券交易所提交报告,旗下的国家汽车工业公司已于日前与奇瑞汽车以及奇瑞汽车马来西亚总代理ALADO公司达成协议,探讨相互为对方组装汽车以及进军对方市场的可行性。据宝腾介绍,从当前一直到8月份,双方将研究在这两个国家和其他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市场战略。也就是说,3个月后,一切悬疑都将揭晓。

若合作成功,将意味着宝腾和奇瑞将有机会分别在中国和马来西亚装配对方品牌的汽车,并销售至中国、马来西亚以及东盟市场。宝腾得以在发展迅猛的中国汽车市场生产汽车,而奇瑞也将在马来西亚拥有一个汽车制造平台,对奇瑞而言,这意味着搁浅了近一年的马来西亚项目将最终成行。

买球,记者致电奇瑞,相关负责人称,奇瑞正与宝腾在接洽过程中,目前还是未知数,达成正式协议尚需时日。对于相关细节问题,此负责人则避而不谈。

“奇瑞的低调是规避风险的表现,此前的马来西亚之行,奇瑞的信心受到了重创。”证券业人士周建军告诉记者。

2004年11月12日,奇瑞汽车和马来西亚ALADO公司达成协议,授权后者制造、组装、配售和进口代理6种类型的奇瑞汽车。在此期间,前马来西亚总理、现任宝腾汽车顾问之职的马哈蒂尔直言不讳:来自中国等地的廉价汽车轻易地抢占了宝腾原有的市场份额,令宝腾蒙受重大损失。为此,马哈蒂尔曾呼吁政府限制中国汽车的进口,希望以此保证马来西亚本土汽车企业的市场份额。

马哈蒂尔的努力效果显著,去年底,马来西亚政府为了保护本国的汽车产业不受冲击,出台了“汽车新政”:要求新进入市场的汽车品牌不得在当地销售,必须百分之百出口。按此政策,奇瑞公司董事长尹同耀的马来西亚汽车梦无疑挨了当头一棒。后来,虽经过努力,政策仍规定国外汽车企业在马生产的汽车中只有20%能在马国内销售。这打乱了奇瑞想借在马来西亚设厂降低成本,更好地开拓马来西亚市场的
“美好愿望”,受此影响,奇瑞在马来西亚的组装生产计划全面搁浅。

“所以,此次合作倘若成功,困扰奇瑞的问题有可能迎刃而解。” 周建军称。

尹同耀在阐述与宝腾结成联盟的初衷时明确表示,联盟的目的是为了共同开拓国际市场,在零部件采购等方面进行联合。也就是说,奇瑞与宝腾只是进行联盟合作,并不会组建合资公司。

这种相互借道的战略联盟模式在中国汽车业是首例,与进口、合资、海外建厂等方式不同的是,它可以避开当地的政策障碍,有效利用本土资源以及合作方现成的生产基地和销售渠道,还可以互相学习和借鉴生产、管理、市场经营等方面的经验,使之快速地在异国他乡得到扩张。

以市场换市场,这是一笔公平的交易。

宝腾与青年汽车的“前世今生”

宝腾在对外宣称与奇瑞合作的同时,宣布旗下子公司英国莲花汽车工程公司也与青年汽车达成协议,探讨在中国共同研发及销售散件进口组装汽车。双方目前正在探讨合作的可行性,即日起120天后将有最终结果。

据记者了解,与奇瑞不同的是,宝腾将授权青年汽车在中国销售自己的产品;此前,青年汽车从宝腾购入散件、贴上自己的商标。相比较而言,宝腾与青年汽车的合作方式相对复杂,因为涉及到散件价格、销售利润分配、技术转让费等问题。

记者就此事致电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总裁办,但相关负责人对与宝腾进一步达成合作之事言词含糊,“暂时没这一说法,我们和多个国家在谈合作,有正式结果会对外发布的。”据了解,除宝腾之外,青年汽车还在和一家知名的德国企业进行接触,希望引进后者的轿车平台。

其实,宝腾与青年汽车的接触由来已久。2005年9月,青年汽车将轿车项目上报国家发改委备案,厂址定在济南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孙村片区,合作伙伴正是英国莲花汽车。当时双方计划在济南生产1.3升至1.6升的中档轿车。当时,青年汽车曾表示与宝腾控股子公司英国莲花汽车合作生产一款高档轿车,同时引进宝腾的畅销车型Gen2和Wira。

但是,青年莲花轿车项目所在的济南市高新区迄今未收到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复,而宝腾与青年汽车的想法又发生了偏差,原定计划并未按期实现。青年汽车当初的想法是,从宝腾汽车引进技术,合作生产汽车,而产品仍冠以青年汽车的品牌,这显然违背了宝腾的初衷,宝腾一直致力于做强做大自有品牌,希望在中国以CKD方式生产自己的车型。另一方面,青年汽车旗下拥有多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同时在控股贵州云雀之后,又接手了原云雀轿车的零部件配套系统,青年汽车并不希望有另外的零部件进入将来合作生产的汽车中。而宝腾与奇瑞却商定今后会在共同采购零部件方面进行合作,这样就直接与青年汽车构成矛盾。

坊间猜测,青年汽车与英国莲花的高档车项目会因奇瑞的介入而受影响。对此,奇瑞汽车董事长、总经理尹同耀否认了奇瑞希望借道宝腾而取得与莲花的合作可能性。他说:“奇瑞与莲花的合作早已经开始,目前奇瑞瑞虎、新东方之子等车型都是由莲花进行调校,但这并不是奇瑞与宝腾合作的目的。”

“其实,相比政策风险,来自奇瑞的威胁小得多。”周建军告诉本报记者,根据中国去年颁布的《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国产不比进口合算,从今年一季度开始,上海通用已经将全面组装生产凯迪拉克改为进口,奔驰、宝马等车型目前的生产状况也不理想,青年汽车引进莲花CKD组装生产的理由似乎有些摇摇欲坠。再加上国家对汽车产能的控制,对新上轿车项目的审核近乎苛刻,青年汽车能否圆其轿车梦,还需划一个问号。

宝腾的曲折中国梦

今年4月份的统计数字显示,马来西亚第二国产车?Perodua?公司市场份额占44%,已经远远领先于宝腾的30%,宝腾连续两年出现亏损。而由于马来西亚与日本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的草案,使本田、日产等跨国汽车公司都加重了在当地的筹码。预计,2006年他们将占领马来西亚30%-33%的市场,宝腾在马来西亚的生存空间日益局促。

面对外国越来越密集的自由贸易“炮弹”,宝腾走到了一个亟须抉择的十字路口:是继续怀抱着国产的梦想与国际渐行渐远?还是张开双臂迎接全球汽车业的洗礼?

显然,宝腾选择了第二条道路,并制定了2008年出口10万辆的计划。目前,宝腾已与德国大众协商,在马来西亚组装3款大众车型,未来将在东南亚地区销售;与前股东日本三菱续签技术合同,共同开发市场。同时,宝腾积极谋求开拓新的海外市场,把中国和印度作为首选地。中国汽车市场的魅力曾令各大国际汽车巨头蜂拥而至,深受产品市场和资本市场双重压力的宝腾,也从未停止过中国市场的赢利梦想。

宝腾希望在中国多个领域寻找合作伙伴,形成战略联盟,顺利进入中国并以CKD的方式生产汽车。但是中国去年颁布的《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对CKD生产汽车造成了政策壁垒,所以宝腾一直在寻求进入中国的最佳方式。

早在2002年1月,宝腾就与广东金星重工业公司签署协议,商议在广东虎门组建合资公司生产英国的国际品牌跑车莲花、宝腾的华嘉轿车以及多功能车和运动休闲车等,整个合资公司投资为5亿美元,工程将在3到5年内完成,不过该项目迟迟未能得到中国相关部门的批准。另据南汽内部人士透露,宝腾从2005年开始就已经和新雅途在谈合作,但目前尚无确切进展。

屡屡受挫,宝腾并未就此放弃,而此次与奇瑞和青年汽车达成协议,终于让它看到一线曙光,布局中国的计划也有望提速。不过,宝腾称,在和其他企业合作的同时仍会坚定立场,不会出售其控股权。“企业只有在不被控制的前提下才能得到真正的技术和经济利益。”

从一开始,马来西亚想要的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品牌,而不是外国品牌的附庸。这一点,也许值得中国汽车产业反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