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倒霉,清朝皇帝:自后没有一个不倒霉的。好一点的是碰到农民暴乱,坏_买球,点的就是国破家亡。对于帝本人的癖好来讲,最倒霉的事莫过于上台不
久便碰上了鸦片;战争,咬着牙赔给英国两千万两白银。两千万两白银!按照他j花银子的速度,一千万辈子都花不完。中国历史上不无节俭的皇j帝,比如隋文
帝、,至于有癖好的皇帝数不胜数’但的确是找不出第二个把二个节俭”当成一种:癖好的皇帝来,道光可谓
是”前无古皇帝”。 1.可笑的“节俭” 道光帝的“节俭”,在历朝帝王中算是空前
道光帝(1782一1850)即位之初,中国正面临最严重的内外危机。在内,清王朝经“康乾盛世”后已经走下坡,史称“嘉道中衰”;在外.西方列强势力东侵,鸦片茶毒国民。道光也想有所作为,采取一系列措施.欲图中兴,并把节俭推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绝后的。在还没有登基做皇帝时,他就以“节俭”闻名宫中。他很少吃肉,“节俭”夸张的时候还派太监出宫去买烧饼,与妻钮祜禄氏就着白
开水啃嚼就算是一餐。
其妻钮祜禄氏是一位尚书家的小姐,又是生在“重女”的满族人家’她在娘家的曰子就算不奢华,但绝对不会天天和烧饼与白开水打交道,历史上对’于此人是如何熬过道光这种节俭并
无记载。
即位后的道光帝首先就把“节俭”施于内廷,他下了一道圣旨,规定内廷用款每年不得超过二十万两白银。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内廷妃嫔们只好忍痛终年不添置新衣,甚至连皇后都穿着破
旧衣杉坐在破旧的椅垫上开始了缝缝补补的生涯。
内廷一旦按照自己的癖好节俭起来后,这位皇帝又把节俭之风吹向了朝堂。几乎每次朝堂议事之前,之中或者是之后,他都跟臣子们说,做人须节俭。“上有所
好,下必甚焉”,在道光年间,满朝大臣都学皇帝的样,个个穿着破旧袍褂上朝,一时间竟使京城衣铺里的破旧袍褂和新袍褂的价钱相同。许多官宦人家把崭新的袍
褂拿到旧衣铺子里,去换一套破旧的穿上。后来,京城破旧袍褂越卖越少,价钱飞涨,一件破旧袍褂竟比做两套新袍还贵。有几个官员无计可施,只得把新袍褂上打
几个补丁,在衣襟袖子上故意弄上污渍。道光帝见了此等情状,龙颜大悦。
所以,在道光朝时期,朝堂上站的是一群“乞丐”,上面坐着一个“要饭
道光帝皇后。嫁给皇帝是多少女孩子的梦想啊,荣华富贵一生都享用不尽。但是这位道光帝的皇后却没有这等“福气”,以“节俭”著称的道光帝和自己的皇后每天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就着白开水嚼大饼,形同普通百姓。
头儿”。
即位多年,道光帝只给自己的妻子庆祝过一次生日,那是佟佳氏四十整寿,在那时代算是一个大日子。而对于这一次皇后“千秋”的宴席,无论是正史还是都
大大地记了一笔:面对成百上千的王公大臣及其内眷,还有后宫嫔妃宫女太监,道光帝只给了御膳房宰杀两口猪的指标。于是,佟皇后的整寿千秋宴,就只有一品肉
片打卤面款待来宾了。
对道光帝的节俭举动,大臣们是极力逢迎,尤其是相国穆彰阿。他每次上朝时总穿着破旧袍褂。道光见了,便称赞他大有名臣风度。但他不知道,这位有“名臣风度”的大臣在外面做出了许多贪赃枉法、穷奢极欲的事体来,特别是利用他这一癖好而贪污受贿。
皇太后万寿那一年,道光很害怕花钱,便下旨说:“天子以天下养,只需国泰民安,便足以尽颐养之道。皇太后节俭垂教,若于万寿大典过事铺张,反非所以顺慈圣之意。万寿之期,只需大小臣子,入宫行礼,使足以表孝敬之心,勿得过事奢靡,有违祖宗黜奢祟俭之遗训。钦此。”
圣旨一下,大臣们都明白了皇帝省钱的意思。便跟皇帝说,所有万寿节一
切铺张,都由臣民孝敬,不会花内务府一分钱。道光听了自然龙颜大悦,心想既然你们花钱,那就让你们自己去操办吧。遂下谕成立一个皇太后万寿大典筹备部,
而穆彰阿就是这个部的头儿,穆彰阿以皇太后万寿为借口到大小衙门勒索孝敬。最小官员都以一百两起,仅这一次,穆彰阿就足足得了一干万两的好处。
2.道光时期的财政
嘉庆时期,清朝的财政收入就已经陷入了危机,而道光时期的财政危机尤甚于嘉庆时。嘉庆17年,岁入四千一百一十三万余两,岁出三千五百一
十万余两,虽收支相抵后的盈余数己较时大为减少,但仍有六百万两左右。而至道光时期,据户部道光30年的奏报,此前十余年间,“岁额所入,除豁免、缓
征、积欠等项,前后牵算,每岁不过实入四千万上下”,比嘉庆时的平均值少征四五百万两,岁出则“约需三千八九百万两”,收支相抵,已经几无盈余。
这还仅是就例内支出而言,实则当时到底用多少钱根本无法预测。从道光执政到此前十余年,各个战争和边疆建设,东、南两河工用,南北各省灾务,统计例外用
款,多至七千余万。计入这些,那就入不敷出了。户部奏折中提到,“入款有减无增,出款有增无减,是以各省封存正杂等项渐至通融抵垫,而解部之款日少一
日……虽经叠次恩发内帑银一千余万两,王大臣议减京外各营马乾、红白赏恤、杂项、减平等款共节省银一千余万两,臣部先后催完积欠银一千七百余万两,又因南
粮缺额,京仓支放等款分成改折,而入不敷出,为数尚钜”。等
前门街市图。道光年间,清朝的财政状况已经走下坡路,民生也不如康乾年间富裕安乐。
到了道光后期,其岁入、岁出更是捉襟见肘。 表1道光后期岁入、岁出情况
表中数字出自户部山西司奏销红册,为各省历年奏销总数。由于未扣除省际协拨出入重复数字,岁出数较实际支出要大一些。如据王庆云说,道光25年,甘肃、
四川、云南、贵州四个收不抵支的省份总共接受了邻省协拨银五百六十万两,这些银两“邻省之协拨者既作出数奏销,而受拨省份将所拨之款又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