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专业委员会、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举办的“山西2016年隋唐宋金重要考古发现专家会”在太原召开。

  2016年山西隋唐宋金时期考古工作有了重要进展,尤其是晋阳古城、蒲州故城、河津固镇瓷窑址三个地点的考古发掘取得了一些突破,基于此,特邀请省内外考古专家学者主要就三个地点2016年的考古新发现进行专题讨论,同时也将最新考古发掘成果与社会分享。

  13日上午,受邀专家首先到位于晋阳古城遗址西北部的二号建筑基址群发掘现场考察,实地观摩了晋阳古城二号建筑基址群东、西两组建筑基址的发掘情况及部分出土文物。随后,前往山西博物院参观“考古的故事——十二五期间山西考古成果展”,本次会议涉及到的晋阳古城、蒲州故城两处大遗址十二五期间的重要发现成果都在这个展览中予以集中展示。

  13日下午两点,“山西2016年隋唐宋金重要考古发现专家会”正式开始,会议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王万辉所长主持,首先由晋阳古城、蒲州故城、河津固镇瓷窑址三个地点的发掘领队汇报2016年发掘成果,随后进入专家讨论阶段。

  晋阳古城联合考古队领队韩炳华汇报说:晋阳古城二号建筑基址的西组建筑基址由院墙、道路、山门、庭院、殿堂等遗址组成,中间部分被现代道路叠压。在二号建筑基址的几处殿址中出土有金刚经残碑,以及带有“迦殿”、“敕”、“隋之晋阳宫”的大量记事残碑,建筑基址周围出土有经幢残段、精致的石雕建筑构件、日用瓷器、吻兽以及大量砖瓦等,据此推断此建筑为皇家寺庙建筑,或为一处大型寺庙建筑的一部分,修建年代为晚唐,唐武宗时期受到破坏,但五代仍在使用,最终毁灭于宋初。东组建筑基址分为三期,第二、三期分别为魏晋十六国和东魏-唐时期,第三期建筑基址平面布局为四周房屋围合而成的院落,出土有青掍板瓦、青掍筒瓦、青掍方砖、“兴和”与“天保”铭记的空心砖、脊头瓦、莲花纹瓦当、汉白玉“神王”造像、青瓷碗、红陶碗等。两组建筑基址的发掘,揭示了不同时代同一区域的不同类型建筑,对于研究古代建筑的布局与演变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晚唐大型寺庙建筑,完整和清晰的建筑平面结构,在隋唐佛寺考古中较为少见。发现的“隋之晋阳宫”残碑资料,推断发掘区应是隋代晋阳宫所在区域。同时,今年通过认真的梳理和辨识,厘清了晋阳古城从早到晚的完整地层,对于建立该地区魏晋-宋的年代序列提供了基础样本。

  随后,蒲州故城遗址考古发掘领队刘岩对2015-2016年的工作进行了汇报:2015-2016年的考古工作主要在蒲州故城西城内西北部展开,发现了一段东西走向的城墙遗址,长约130米,主体宽8-10米,为了搞清楚它的性质及时代,对其进行了完整的揭露和局部解剖,经过细致的发掘,结合出土遗物分析该城墙始建于北朝,唐代沿用并进行了大规模的增筑,宋金时期该段墙体被废弃,改为建筑基址使用。蒲州故城遗址新发现的城墙证实了唐代蒲州城的存在,其年代还可以上溯至北朝时期。文献记载,蒲州北魏时置雍州,东魏改置秦州,北周改秦州置蒲州,唐代曾为中都,升为河中府。这段城墙的发现为确定北朝至唐代蒲州城的位置、分布范围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线索和依据,对进一步探寻北朝-唐代蒲州城的规制布局、探讨蒲州城址的沿革、变迁以及蒲州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河津固镇瓷窑址是2016年进行发掘的一处宋金时期瓷窑遗址,该课题负责人、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王晓毅对其工作进展进行了汇报:固镇瓷窑址是已经发现的河津窑的四处窑址中的一处,相对保存较好、堆积密集,发掘地点包括北涧疙瘩、上八亩和下八亩三个地点,清理包括4处制瓷作坊、4座瓷窑炉等遗迹,出土可复原瓷器千余件,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及三彩瓷,装饰工艺有白地黑画花、剔花填黑彩、珍珠地划花、黑地白绘花及印花。固镇遗址发现的制瓷作坊及瓷窑炉,填补了山西地区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为研究宋金时期河津窑的制瓷流程、烧窑技术、装烧方法提供了重要的新材料;通过对金代瓷枕的对比,在美国、日本等地均发现有该窑同类产品,为国内外相关的瓷枕藏品及出土品找到了烧造出处,同时对研究河津窑的瓷器外销有重要价值。

  汇报结束后,出席会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裕群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梁中合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钱国祥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龚国强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董新林研究员、考古杂志社洪石社长、中国国家博物馆信立祥研究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乔梁研究员、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宋建忠研究员、中国文物报社李政编审、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杭侃院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秦大树教授、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于春副教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焦南峰研究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王小蒙副院长、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郭伟民所长、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林留根所长、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任志录所长、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李君主任、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谢尧亭教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张庆捷研究员作为受邀专家代表先后发言,立足其研究领域通过不同角度对汇报的三个遗址的考古工作进行了评议,并对未来的工作提出了各自的建议,深受鼓舞和启发。

  专家们认为,晋阳古城遗址和蒲州古城遗址均已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立项名单,全国的大遗址项目,基本为史前、夏商周、秦汉等大型聚落、都邑“大行其道”的局面,晋阳古城和蒲州古城作为汉以后的大遗址,其价值和意义十分重大。十二五期间,两处遗址的考古工作一直不间断的进行,希望山西的考古工作者能通过细致的发掘和研究,无论是为考古科研还是遗址公园规划建设提供坚实的依据和支撑。山西的宋金瓷窑址虽不比五大官窑的规模,但是要想了解中国的陶瓷史必先要了解山西的陶瓷史,许多制瓷工艺和技术都要在山西溯源,急需对山西做系统的研究,河津窑的发掘无疑是将山西的陶瓷考古工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建议继续展开调查和研究。

  经过一天紧张热烈的考察讨论,“山西2016年隋唐宋金重要考古发现专家会”圆满结束买球,!

    (来源: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