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名:潘有声

陈剑声,原名陈杏葵,江门外海人,当代粤剧界一位出色的女文武生。她自幼醉心粤剧艺术,在求学时期已开始学习粤剧。初期随谭珊珊和刘永全学习粤剧,其后边学边演,曾师从马玉琪、朱庆祥、叶少兰、王小玲、卢轼、许君汉、韩燕明学艺,慈善伶王“新马师曾”收其为入室弟子,直传技艺。陈剑声1997—2007年任香港八和会馆主席,成为该馆成立以来最年轻的主席;2006年7月1日荣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荣誉勋章;2006年12月至今,中国文联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今年1月份与红线女同时当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剧传承人。

外文名:Poon Yau Sing

陈剑声功夫扎实,个性爽朗,她演英雄豪杰,才子将相都很有说服力,戏迷们都说,看她演出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国 籍:中国

陈剑声于上世纪70年代便开始从事粤剧表演工作,1986年组成剑新声剧团,1992年重组剑新声剧团,该团至今在表演上屡创佳绩,演出传统和创新剧目甚多,令戏迷耳目一新。陈剑声除从事粤剧活动外,对社会公益活动亦不遗余力,常参加各种慈善演出。

民 族:汉族

买球 1
一介寒儒书生,陈剑声演得声情并茂。

出生地:英属香港

陈剑声女士是个十分爽快的人。一接听电话,听说是家乡江门的记者,十分热情,对于采访要求也欣然应约,然而由于时间、空间距离等原因,记者一直无缘和陈剑声女士面对面交流,不过她却一直没有忘记家乡记者采访的约定。几经辗转,她托江门的亲戚,为记者送来了多份宝贵的文字和图片资料。

买球,职 业:粤剧文武生,影视演员

1

代表作品:《马骝精大闹天宫》、《火烧红莲寺》

因为兴趣爱上粤剧

性 别:男

性格豪爽专演男角

潘有声——粤剧文武生

潘有声,香港粤剧文武生;活跃于20世纪40年代末期至80年代初期的香港电影男演员。潘有声的银幕处男作是《马骝精大闹天宫》,息影作《天皇巨星》,迄今参演约13出电影。

个人经历

潘有声在1956年与许君汉、芙蓉丽领导“金龙剧团”到新加坡及马来亚演出粤剧两年,搭乘“渣华轮船公司”的“芝万宜号”在1958年7月22日下午返抵香港。
潘有声在1964年5月15日(农历四月初四,谭公诞,星期五)
开始,以文武生参予由谭南主理的“双声剧团”,与小生欧家声、花旦艳桃红、二帮花旦李艳筠、丑生少新权、武生赛麒麟,在澳门首先演出《六国大封相》;续演《名枝玉叶》,其演5天。

个人生活

潘有声在1964年与梨园同行:大哥麦先声、二哥尤声普、三哥陈玉郎、四哥云展鹏、六弟黎家宝及七弟文千岁等结义为异姓兄弟组成“七兄弟”,潘有声排行第五。
潘有声的父亲潘永辉在1967年9月23日因脑冲血在住所逝世,享龄67岁;1967年9月26日下午1时在九龙殡仪馆大殓,灵柩在鉆石山火葬场火化。

记者:人们常说,谈粤剧,不可不提陈剑声女士。的确,您在粤剧界有着极高的名气和声望。您在香港当了10年八和会馆的主席,今年1月份,您与红线女同时当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剧传承人。您取得的这些成就,与您全情投入粤剧事业有关,能向家乡读者谈谈您与粤剧这份浓厚的感情吗?

陈剑声:我与粤剧的浓厚感情始于小时候。母亲爱看戏曲电影,她常带我同去戏院欣赏。久而久之,我对粤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没想到竟以此为终生职业。记得小时候,我最爱看前辈名伶任剑辉,为她的风流倜傥所着迷,《帝女花》、《汉武帝》、《六月雪》等剧目,都很喜欢,其中《汉武帝》一剧,我更是看了一遍便记住了主题曲,还会演唱。家人认为我演戏很有天分,所以在我15岁时,就把我送去学校学戏了。那时我很早出来工作,白天打工,晚上下班后先去夜校读书,然后再去学戏,别人学两个小时,我只能学1个小时。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我一边学习一边从事粤剧表演。1973年,我到新加坡登台表演了几个月,1975年又去马来西亚演了两年。那时,我就有不少的戏迷,我走到哪儿表演,他们就跟到哪儿,但并不打扰我。后来我回香港仍演小生,与罗家英等合作,他是武生,是第一男主角,我做第二男主角。直到1986年,香港剑声剧团班主请我出演文武生,才开始做真正的主角。

买球 2

我很喜欢演戏,上世纪70年代初在越南演出时,演了几天战争就开始,飞机场都被炸弹炸了几个大坑,但我晚上还在天台练功,完全忘记了危险。

记者:您是当代粤剧界一位出色的女文武生,演起来功架十足男子汉般英风凛凛。您在舞台一直演的是男角,是不是与您豪爽的性格有关?

陈剑声:演女文武生,确与我的性格豪爽有关,主要是因为我不爱婆婆妈妈。小的时候,家里人说我像个男孩般通山跑,难得停下,一时学这样玩那样,一时问这转头又问那,就是“百厌、好胜”。

也许性格的缘故吧,我从第一天踏足舞台开始,演的都是男角,花旦的滋味全是空白,不过,我对此也毫不惋惜,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演花旦。每当踏上舞台,我便把自己当作男儿,因而在角色投入上没有问题,台下观众对我的性别身份,有时候都会存在疑问。对于武场表演,我也会忖度清楚,不会给自己任何困难。

第1页第2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