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通过对英国《泰晤士报》创办及发展历程进行梳理,探析18世纪到19世纪初英国报业环境和发展状态,并结合当时英国社会历史情境,揭示它与英国社会政治文化的互动及“第四等级”报刊观念的养成历程,诠释早期英国“第四等级”报刊观念的意涵。报刊也逐渐开始摆脱政治的控制,读者群的成熟确保的发行和工商业提供的广告成为新的经济来源,现代报刊观念初现端倪,最终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为自身赢得了“第四等级”的称号。三、《泰晤士报》对第四等级报刊观念的诠释后来,《泰晤士报》在沃尔特第三和德莱恩主编的领导下,被打造成表达英国舆论的报纸,“伦敦《泰晤士报》登上了英国国家报纸的地位”,成为一种独立而又强大的力量。[3]买球,张妤玟.第四等级:一个关于英国报刊观念的历史——从记者席到报刊业集体认同的探析[D].复旦大学.

买球 1《泰晤士报》
每个国家都有着代表着主流方向的报纸,通过报纸传递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信息,英国的《泰晤士报》是英国的一张综合性全国发行的日报,以其权威性对英国乃至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泰晤士报》隶属于鲁伯特·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长期以来,《泰晤士报》一直被认为是英国的第一主流大报,被誉为“英国社会的忠实记录者”。《泰晤士报》在英国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问题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在被鲁伯特·默多克收购之后,有指《泰晤士报》的风格逐渐趋向保守。
《泰晤士报》的英文名称The
Times,中文直译过来应该是《时报》。然而它的译名却变成与读音相近、但毫无关联的“泰晤士河”一样。由于约定俗成的关系,错译保留至今。现今世界各地有许多名为Times的报章,如《纽约时报》。为了区分出来,《泰晤士报》有时被英语使用者称为《伦敦时报》。《泰晤士报》是世界上第一张以“Times”命名的报纸。
《泰晤士报》发展历程 沃尔特家族时期
《泰晤士报》诞生于1785年元旦,创始人是约翰·沃尔特。诞生之初,称为《每日环球纪录报》(The
Daily Universal
Register),也有资料翻译为《世鉴日报》。1788年1月1日,正式改为如今的名称。约翰·沃尔特同时也是《泰晤士报》的第一位总编。约翰·沃尔特曾经因为诽谤罪而入狱16个月。然而正是在约翰·沃尔特职掌时期,《泰晤士报》最先将新闻视角延伸至英国之外的其他欧洲国家,尤其是法国。这为《泰晤士报》在政界和金融界内赢得了很高的声誉。
作为一张综合性日报,《泰晤士报》关注的领域包括政治、科学、文学、艺术等等,并几乎在每个领域都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在创立初期,《泰晤士报》都是盈利的,而且利润空间非常之大,几乎没有另外一张报纸能在质量或经济上与之抗衡。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泰晤士报》的从业人员,包括记者、编辑和专栏作家的收入要高于供职于其他报纸的新闻从业者。
19世纪早期,《泰晤士报》历任三位总编辑约翰·斯托达特、托马斯·巴恩斯和约翰·撒迪厄斯的励精图治,其影响力再次得到增强,尤其是在英国政治和伦敦事务领域。
到1803年沃尔特儿子小沃尔特接手《泰晤士报》时,又进一步扩大该报的报道面,一步步把《泰晤士报》推上了它历史发展的第一次巅峰。这一时期,小沃尔特对《泰晤士报》进行了全面改革:1.在经营方面,该报完全割断和政府的联系,依靠广告和发行收入而充分自立。2.在报道方面,它大量刊登国内外要闻,派遣干练的记者奔赴国内外热点地区采访获得许多独家新闻,
1815年拿破仑滑铁卢战败的消息就是由《泰晤士报》抢先报道的。当时《泰晤士报》在国外的影响力很大,以至于报社的驻外记者常被人们视为第二大使。3在言论方面,它崇尚独立,通过遍布全国的记者网经常了解各基层的情绪和意见作为评论依据,因此逐步成为舆论界的重要力量。4在技术方面,重视新技术,率先采用蒸汽印刷机、轮转印刷机,不断提高印刷质量和速度。经过这些改革《泰晤士报》成了当时英国首屈一指的大报,到1847年小沃尔特去世时,《泰晤士报》的发行量已达三万多份,竟然超过了伦敦其他大报发行量的总和。
《泰晤士报》是第一张拥有驻外记者的报纸,也是第一张派驻战地记者的报纸。W·H·罗素曾经被《泰晤士报》派驻到克里米亚战场,他所撰写的一系列战地报道使他声名远播。
在19世纪的诸多重大政治事件中,《泰晤士报》都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例如,在美国内战中,该报就公开反对蓄奴制。《泰晤士报》会依自己的价值取向而公开支持某些政治人物,却从不迎合公众的观点。美国总统林肯曾说:“除密西西比河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拥有《泰晤士报》那样强大的力量。”
1847年,约翰·沃尔特第三接任他的父亲称为报纸的发行人。尽管沃尔特家族在政治上越来越保守,《泰晤士报》的言论却始终保持着独立。然而1850年前后,廉价的“便士报”的迅速崛起对《泰晤士报》的生存和发展形成了巨大威胁。主要威胁主要来自两张成功的廉价报:《每日电讯报》和《每日邮报》。
北岩报团时期
1908年,北岩报团取得了该报的所有权,加以革新,使之重有起色。北岩报团的掌门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姆斯沃思,这个人很有本事,现在英国很有名气的两种小报《每日邮报》和《每日镜报》就是由哈姆斯沃思创办的,后来被封为北岩勋爵。他任命道森为主编,全力革新,使《泰晤士报》重有起色,发行量由3万份上升到31万份,这是《泰晤士报》的第二次巅峰时期。
阿斯特家族时期
1922年,约翰·雅各·阿斯特从北岩报团手中收购了《泰晤士报》。30年代是《泰晤士报》发展史上极不光彩的一段时期,因为该报秉承“绥靖政策”,公然纵容法西斯德国的侵略活动。其时,《泰晤士报》的主编乔治·杰弗里·道森和英国首相张伯伦结成政治同盟,公然支持英国政府的对外政策。
罗伊·汤姆森时期
1966年,阿斯特家族将《泰晤士报》出售给来自加拿大的大出版商罗伊·汤姆森。也正是在这一年,《泰晤士报》开始在报纸的第一版刊登新闻报道(在此之前,《泰晤士报》的第一版一般主要刊登小型的奢侈品广告,对象为英国的富人阶级)。这时的《泰晤士报》已经不堪重负。
汤姆森本是加拿大人,50年代到英国闯荡,创建了汤姆森集团公司,该公司是二战以后英国最大的报业公司,目前尚拥有五十多家地方日报、五十多家杂志。尽管由这么大的报团来经营《泰晤士报》但也没能挽救《泰晤士报》。老汤姆森曾为弥补报纸赤字花掉了80万英镑的家产,老汤姆森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小汤姆森不堪重负,最终将《泰晤士报》以120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了传媒大王默多克。
默多克时期
1981年,新闻集团的鲁伯特·默多克以1200万英镑收购了《泰晤士报》。默多克堪称传媒界奇人,他从澳大利亚办一份小报起家,逐步成为澳大利亚着名报业主,它控制着澳大利亚三分之二的报纸。1969年进入英国创业,先后买下了《太阳报》、《世界新闻》、《泰晤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及其附属的三种周报和《利物浦邮报》等三十多家地方报纸,还有广播电视台,组成了新闻集团,成为目前世界上由个人控制的最大的媒介集团,个人财产已超过110亿美元。
收购《泰晤士报》后,默多克立即撤换了原来的总编辑威廉·李斯·摩格,并委任哈罗德·埃文斯担任新总编。埃文斯对《泰晤士报》做了较大规模的改革,主要包括对新的采访和传播技术的采用以及引入了更加高效的管理系统。1982年,《泰晤士报》开始采用当时电脑排版和激光照排印刷技术。这一举动导致《泰晤士报》的一次大幅度裁员,其印刷部门的员工总数从375人缩减到186人。然而此时记者们还不能直接通过打字输入来撰写稿件。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1986年。
在编辑方面,《泰晤士报》力求新颖,注意寻找严肃性和可读性之间的平衡,更多地采用彩色报纸和大幅彩色照片,总体风格进一步软化,对重要文章都要求“以跳动的文字抓住读者”。另外,该报扩大了报道范围,在保持言论、头版头条独家新闻报道这些传统优势的基础上,社会新闻、体育、音乐和文学等内容也明显增加,目的在于适应青少年读者阅读习惯的变化,吸引更多的年轻读者。
自《泰晤士报》被传媒大王默多克控股后,《泰晤士报》的变化就一直是个敏感话题。当时很多英国人担心,《泰晤士报》将会像默多克先期收购的《太阳报》一样,大肆刊登“丑闻、半裸女郎照片”,该报总编辑斯托萨德先生等认为,报纸既要保持传统优势,又要符合当代读者的口味,变化是不可避免的。
在报纸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如今的《泰晤士报》虽然不无默多克传媒经营手法的痕迹,但是近年来《泰晤士报》的调整,更多地体现在竞争手段上,而传统风格变化不大,政治性报道的数量并未减少。
2005年,英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泰晤士报》日均发行量为68.8万份。这一销量已经是《泰晤士报》近年来最好的发行水平。同属综合性品质报纸的《每日电讯报》在销量上要高于《泰晤士报》,其日均发行量约为92万份,订户总数也超过30万。
《泰晤士报》特征
《泰晤士报》一直秉承“独立地、客观地报道事实”、“报道发展中的历史”的宗旨,但纵观其200多年的历史,可见该报的政治倾向基本上是保守的,在历史上历次重大国内及国际事务上支持英国政府的观点。
《泰晤士报》每天40版左右,版面主要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国内外新闻、评论、文化艺术、书评,一是商业、金融、体育、广播电视和娱乐。报道风格十分严肃,报道内容也很详尽。其读者群主要包括政界、工商金融界和知识界。
默多克收购《泰晤士报》后,曾一再强调自己不会干涉报纸的编辑方针,不降低其历史积淀的品质和风格,但有指《泰晤士报》仍发生了一些变化。在编辑风格上,图片新闻更多,社会新闻的比例在加大;在政治倾向上,出现了亲美国政府的趋势。

报纸;英国;政治;第四等级;创办;报道;政府;报刊观念;社论;出版


要:
本文通过对英国《泰晤士报》创办及发展历程进行梳理,探析18世纪到19世纪初英国报业环境和发展状态,并结合当时英国社会历史情境,揭示它与英国社会政治文化的互动及“第四等级”报刊观念的养成历程,诠释早期英国“第四等级”报刊观念的意涵。

关键词:泰晤士报;第四等级;报刊

“第四等级”报刊观念产生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英国。到19世纪中期,报刊作为第四等级与其他三个等级——君主、议会上院所代表的贵族阶层和议会下院所代表的新兴阶层一样成为政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1828年,英国历史学家麦考莱在《爱丁堡评论》上发表《论哈姆勒<英格兰宪政史>》一文中提出“国会中的记者席已成为这个国家的第四等级”。1841年,历史学家卡莱尔在《英雄与英雄崇拜》一书中涉及到第四等级时又扩大了它的意涵,认为印刷和写作可以向整个国家和人民传达政府的声音,权力机构的行动和声音通过报刊可以明白无隐的展现在公众面前,从而确保了民主。报刊的这种力量成为政治架构中机制性的力量,甚至算得上一种独立的政府机构。

早在18世纪末,新闻界争取对议会报道的自由就将英国报刊与政治以及公共舆论紧密联系起来。报刊也逐渐开始摆脱政治的控制,读者群的成熟确保的发行和工商业提供的广告成为新的经济来源,现代报刊观念初现端倪,最终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为自身赢得了“第四等级”的称号。通过将议会新闻自由登上报刊向公众报道,报刊就与政治和公众舆论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政治也变得不再隐秘。对自由和民主的争取让报刊以及由它培养的渐具公民意识的公众推动了英国政治的公开透明,使民众得以参与政治决策,早期的《泰晤士报》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

一、早期的《泰晤士报》及其所在的社会环境

《泰晤士报》是由约翰·沃尔特于1785年在伦敦创办,创办之初名为《每日环球记录报》,1788年3月定名为《泰晤士报》。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报纸发展中,《泰晤士报》具有非凡的影响力,被称作“欧洲的首要日报而且也许是世界最大的当代舆论工具。[1]”

18世纪末的英国资本主义发展仍不完善,新兴的资产阶级仍在与封建贵族博弈、争取政治和经济利益。工业革命带来新的生产方式让新兴阶层逐渐富裕,他们需要舆论机关为自己发声,加快经济信息的传播,以获得更多的社会主导权。当时,英国工商业发展愈趋繁盛,城市和港口日渐繁荣。伦敦作为金融和港口城市,社会财富迅速聚集。同时,资产阶级兴起之后,开始追逐政治权力,谋求进入国家治理体系,他们对封建贵族把持议会和权力不满,关于议会改革的呼声日起。该时期,欧洲大陆的法国也正酝酿着大革命,国内外局势变动使得中上层公众渴望了解局势变化信息。

在《泰晤士报》创办之时,伦敦已有8份早报,还有9份晚报每周出版三次。由于政府的控制和两党制的政治格局,政治宣传成为该时期报纸的显著标志,报刊的党派倾向明显。新创办的《泰晤士报》与众不同的是:它刊载的商业和航运消息比较多,政治和文化消息却较少。18世纪的英国报刊,多与政府保持一致而获得财政拨款或者信息津贴即享受政府提供信息的帮助;或支持政党、政治家而获得政治津贴;也有接受贿赂而删除负面报道进行“有偿不闻”的。

作为商人的沃尔特把盈利作为办报的目的。但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却限制了这种做法。英国政府为了实现对出版的控制,废除事前审查制度后,开始用经济方法控制传播。除了政治上的叛逆罪、诽谤罪外,对出版行业征收高额印花税、广告税、纸张税等。仅印花税一项,每出版一份报纸需纳税2便士,一年支出就达5000镑之多[2]。当局用这种方式限制报纸出版的规模,使得出版不得不依赖政治上的补助。沃尔特每年也从政府手里接受300镑津贴,以确保报纸得以正常发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