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大约还有10个月,万众瞩目的遗址海昏侯公园就将敞开大门,喜迎八方来客。

两千多年前的古代国,至今都对这座北方小镇有着长远的影响。

据了解,目前海昏侯刘贺夫人墓即将进入实质性考古发掘阶段,这名神秘的刘贺夫人身份有望揭开。

谈起代国,蔚县博物馆馆长、代王古城城址调查报告撰写者之一李新威说:“那里蕴含着一种未知的文明,只待后人慢慢了解。”蔚县原县委书记、《代国代郡通志》作者黄绍雄说:“战国时,蔚县能出现这样的女子(代国夫人),真的很了不起。”蔚县晋剧团团长、《代国情》创作者之一司珍说:“它是这片土地永恒的印记,在当地人的心中无可替代。”

未来自驾车1小时直达园区

研究者的衷情、艺术家的自豪、考古学家的神往——这些或许是当代人对代国情感的晦涩表达,对代国本身而言,这种认识也许只是一小块。

根据《南昌汉代海昏侯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规划范围约12.03平方公里,充分体现了考古遗址公园保护、展示、休憩三大功能,按照“一城携两群、一馆加一区、一心带两组”的展示利用结构,将海昏侯国考古遗址公园划分为遗址博物馆区、墓葬展示区、紫金城展示区、考古预留区、入口功能区、历史体验生态休闲区等6大功能区。

三个角色、三个不同的故事、三种不同的角度、都在讲述着同一个代国。

据了解,在位于新建区大塘坪乡,距离公园博物馆不到1公里的海昏侯公园游客服务展示中心及配套工程项目,目前已进入紧张施工阶段。

■随着对城门、城垣、殿宇遗址的考证,人们已经越来越接近这个千年前的古国。它已不再是那凄婉的故事,而是真实的存在

项目分为服务展示中心用地、管理用房与生活设施用地、服务配套设施用地、公共停车与休憩设施用地;项目建成后,将集综合展示宣传、游客服务、交通集散与换乘、商业配套、管理后勤等多项功能于一体。将为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成国家5A级旅游景区,并进一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提供必要的配套设施支撑。

两次“被动”的考古发掘

据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介绍,工程计划今年12月底完工,现在项目服务配套、管理用房、生活设施等5栋单体建筑主体结构已经封顶;同时,去往遗址公园的海昏大道、紫金大道、紫金南路等遗址区“一纵两横”对外交通路网规划设计完毕,已经进入施工阶段。

“中”字形的王侯墓葬

“海昏大道建成后,游客可以由城区自驾车由昌九大道、海昏大道直达博物馆。”该负责人介绍,海昏侯公园开园后,游客既可以自驾车由城市快速路、海昏大道直达园区,路途时间大约花费1小时左右;也可以乘坐多路公交车抵达游客服务展示中心,换乘游船在沿途观赏两岸风光后抵达博物馆参观。

2001年夏季的一天,天空飘着小雨,零零星星。

海昏侯公园亮点在汉墓展示

位于代王城西北的北双涧村,一下子来了很多人,有专家也有学者。

“墓园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墓主人明确,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海昏侯国遗址是一处完整的侯国都城聚落遗址,有着清晰的海昏侯国历史脉络与完备的列侯聚族墓葬体系,根据考古勘探的结果,包括墎墩海昏侯刘贺墓园在内的城址西部墓群、苏家山墓园在内的南部墓群分布区,先后四代海昏侯皆葬于此。

他们为同一件事儿而来——对一座大型封土墓葬进行考古发掘。

西汉海昏侯墓及墓园保护展示工程项目位于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墓园内,墓园以刘贺及夫人墓为中心建成。

没有人清楚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

据遗址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汉墓一期工程是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管理局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文物保护展示项目,也是遗址公园建设起步的重点项目。小编了解到,汉墓墓园中一共发现了七座祔墓葬,即除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及夫人墓外(考古编号为1~2号墓),其中还有刘贺姬妾,家人,或者后死者的墓穴(考古编号为3~9号墓)。

毕竟,这是两千多年来,针对代王城城址周围的八十多座古墓,进行的第一次考古发掘。

目前考古专家基本确定,4、5、6号墓因为都有独立的祠堂,应为王子墓,其5号墓应为海昏侯刘贺墓园内的祔葬墓,墓主是海昏侯刘贺第一个早逝的嗣子刘充国;7、8、9则应为其姬妾墓。据了解,南昌市政府组织起草了《南昌市汉代海昏侯国遗址保护办法》,并列入2019年南昌市政府立法计划,力争年内出台。

虽然这并不是直接针对代国进行的考古发掘。但是,这些古墓和代国、代郡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是战国至汉代,代国、代郡贵族墓葬群。”蔚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说。

刘贺夫人墓有望解密

而眼前这座封土墓葬,根据考古断定为战国时期,这无疑是一次难得的机遇——通过对这一古墓进行考古发掘,或许能帮助人们进一步了解古代国。因此,这次发掘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据了解到,目前海昏侯刘贺墓、车马坑考古发掘已经完成,海昏侯夫人墓正在发掘当中,即将开展解剖“封土”工作。即考古专家将对古墓封土堆以科学方法进行解剖,通过对古墓的逐层清理对其中文物进行保护、发掘。

而这第一次,其实也是“被动”的。

据史书记载,海昏侯刘贺是我国古代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称的汉武帝宠妃李夫人之孙,相貌应该不差。那么,与刘贺同葬一地的这位刘贺夫人,又到底是谁呢?

2001年,为了配合“沙城—蔚县”铁路工程建设,文物部门决定对位于这一沿线的一座封土墓葬进行考古发掘。

史书记载,刘贺被逼退位回到江西后,有当地官员对其进行了“暗访”,发现刘贺“妻子十六人,子二十二人,其十一男,十一女。”(见《汉书·武五子传·刘贺》)。这位葬于刘贺夫人墓的女子到底是谁,是其16位妻子中的一位还是另有其人,这一次的抢救性发掘,能不能收获一枚类似“刘贺印”之类的确凿证据,像确定海昏侯墓主人一样,来揭开海昏侯夫人的真正身份呢?

土在一层层减少,已经露出简单的轮廓——这出乎在场的工作人员的意料——它是一座呈“中”字形大型墓葬。

“现在没有实质性发现,一切都是未知数。”省考古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所有问题,还得在2号墓考古发掘工作展开之后才能知道答案。

“应该是一座王侯级的。”蔚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心里暗想到。

期待海昏侯遗址公园

事实很快印证了李新威的猜测。

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震撼

当封土完全清理后,据工作人员测量,它的直径有40多米,封土距离地面也有五六米之高。如此大型的墓葬加上这特殊的形制,已可判断出墓主人身份为王侯。

作者简介

他是谁?

姓名: 工作单位:

带着这样的疑问,工作人员继续进行发掘。

刻有字迹的象牙骨片

在清理完墓道之后,主墓室终于呈现在人们面前。

考古小组负责人之一的杨海勇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在这一土层的两侧有柱洞的痕迹——“说明这里曾竖立着像盖子一样的装饰。”杨海勇说。

再往下清理,便是主墓穴。

在打开墓穴之前,杨海勇突然发现墓穴的一侧有个高一米左右的盗洞。

这是他意料之中的——多年从事文物考古工作,凭经验判断,这八十多座古墓,大多可能都已被盗,可以说是“十个九个被盗,剩下一个不知道”。而且,在对这座古墓进行正式考古发掘之前,通过对封土的观察,他已察觉到这座古墓有被盗的可能。

这就意味着,在这座大型墓葬内,没有贵重的文物。

杨海勇对盗洞仔细查看着,认定这是一个早期的盗洞,而且,这座古墓可能数次被盗。

主墓室打开了,里面一片狼藉。

虽然棺板还在,遗骨也在,但是都化作灰烬,混在一起。

想通过骨骼来复原主人的相貌,已无可能。

此时,工作人员仍希望通过找到有价值的文物来断定主人的身份。

发掘在继续,果然有了意外的发现。考古工作人员找到一个上面刻有字迹的象牙骨片。可惜的是,已无法辨认。

除此,墓内还有一些金、玉、铜器等小件。惟一可称得上“宝物”的,或许是那半个金簪。

“贵重的东西早就没了。”杨海勇说。

这座“中”字形大墓,成了不解之谜。

一座大墓内有13座小墓

北双涧村古墓是代王城城址周围古墓中迄今考古发掘最大的一座,但并不是最有意思的一座。

后者指的是在2005年发掘的一座汉代墓。

不过,它同样是“被动”发掘的——2005年11月,为配合张石(张家口—石家庄)高速公路建设,对位于这一线路上的大德庄墓群(位于代王城东南)1号、2号封土墓进行考古发掘。这次考古发掘可以说是收获颇丰。据文物部门统计,这次共出土完整或可修复的器物917件。

为何会出土如此多的文物?

这与有着特殊形制的“1号”墓有关,这也正是文物工作者口中所说的那个“最有意思的一座”。

它东西长21米,南北长22米,高5.3米。在这覆斗形的封土下面,一共发现了13座竖穴土坑墓。而且,这些墓葬年代互有差别,这在全国都是十分少见的。

据工作人员推测,这里面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建造的时候其他墓葬在地面上有所标记;二是这里原来就有墓葬,后来将其扩大加深最后封土在一起。

那么,他们是不是一个家族的?

一切古墓的疑问,眼下只能通过进一步研究才能解开,也可能永远成谜。

艰难研究路

一开始,就进行不下去了

或许,代国就是在这样的神秘之中让人们保持着对它的关注。

代国何时而建,什么民族而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如何?

为了解开这些秘密,蔚县原县委书记黄绍雄用了7年时间,回顾这其中的辛苦,他低着头,来回搓着手,心情复杂。

自2001年退休以后,他开始专心从事代国的历史文化研究。然而,作为一个“老蔚县人”,手头上却没有一本对此研究有价值的书籍。此外,虽紧邻代王城遗址——他却因不懂考古知识而无奈、苦恼。

这也正是代国最初的研究学者们共同的困惑。

其实,早在退休之前,黄绍雄已经为此着手准备。说起与代国的机缘,更是纯属巧合。

买球,自从由县委书记调任政协主席以后,张家口电视台的一位朋友向黄绍雄提议道:“你们(政协)要是有时间,就把蔚县的历史文化简单整理下,合集出版。”

他觉得主意不错,并很快安排工作人员,做了仔细的分工——有查找史料的,有内容编写的。而自己就负责内容编写这一块。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工作刚刚开始,便无法再进行下去。

终于解开的心结

“追溯蔚县的历史,就不得不提到代地——不论是代国还是代郡,其都城或治所都在蔚县。然而,代国是什么时间建立的,是什么民族建立的,却没有明确的说法。”这让黄绍雄一时很着急,不论是县志还是史书,都无法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黄绍雄有些灰心,决定放弃:“这个短时间内是完成不了了,还是算了吧。”

书终归还是没出成,成了他的一个心结。

退休后,他想着,自己这会儿是彻底闲了,就把出书的这事儿试着完成吧。并且他觉得,这本书的内容应该有所提升,“干脆详细整理代国的全部历史”。

在这样的想法刺激下,他首先通读了《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等史书,没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扩大了阅读面,然而,由于蔚县条件有限,可找到的相关书籍太少。最后,他只得前往北京,连续数月呆在国家图书馆查阅史料。最终书稿完成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翻看过的书,吃了一惊,居然有一百多本。

代国、代郡的种种疑问,他终于有了答案,并且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参考《代国(上)》“关于古代国的争议”)。

如今,他说自己身体已越来越不好,而关于代国的学术争论还是很杂乱。为此,在2008年他出版了一本关注代国、代郡研究的专著,目的是让更多的人能了解代国、关注代国。而这与蔚县晋剧团团长司珍想法一致。

《代国情》的前世今生

盖楼的钱拿来拍戏

1997年,当晋剧《代国情》第一次登上舞台时,站在幕后的蔚县晋剧团团长司珍听到台下不时传来的掌声,后来,还得知有些观众都哭了,一时,自己也感慨万千。

一年前,说起“代国”,对司珍来说,还有些陌生。

这或许是当时的一个真实写照:人们知道的是蔚县有一个代王城镇,历史悠久。然而,人们对代王城与代国的关系,蔚县与代国的关系,却知之甚少。“代国”在人们心中只是一个历史名词。

1996年,司珍突然接到时任县委书记安俊杰的一个消息。后者说,你们拍一部具有咱们蔚县特色的戏剧吧,要新剧。

新剧?司珍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词上——毕竟很多年没有拍过新剧了,心里不免有些顾虑:“什么剧,关键是钱从哪里来?”

安俊杰给他解决了一个难题,告诉他内容是关于古代国的。看他似有些不明白,安又简单作了解释:说起蔚县,怎么能离开代国呢?说完,还给了一些关于古代国的材料,让剧团做个参考。

那么,另一个怎么办?也就是说,钱从哪儿来?

暂时也想不出答案的司珍,一时也顾不上想那么多,先把拍戏的事儿应了下来。

然而,一开拍,现实问题便接踵而至——写剧本、购置服装、道具等,都需要钱,怎么办?

“没钱怎么拍戏?”面对剧团其他工作人员的疑问,司珍作出决定:“要不先把盖楼的钱拿来用吧。”

当时,剧团正在盖自己的新楼,主体接近完工。钱的问题解决了,然而新楼的施工建设却一直搁置至今。

剧本的创作最后交于河北省剧协主席、剧作家刘仲德负责。这时,司珍还是放不下心。原因是当时文字资料只有“赵襄子灭代和代国夫人磨笄自杀”这些内容,其他再无。“这么少的内容,估计不好写。”

这部戏最终定名为《代国情》,以代国夫人为主角。这或许基于两种考虑:一来,代国夫人“磨笄自杀”的这段故事很动人,对观众有感染力;此外,这也算是为剧团里国家一级演员韩金香量身定做的一出戏。

不过,在韩金香得知这一消息后,倍感压力:“我文化程度不高,能不能演好这个角色?”

于是,导演先把故事主线给韩金香大致讲了一下:以代国夫人与代王、扁鹊之间的情感为主线,大背景是“赵襄子阴谋灭代”。并说,关于“代国夫人”,史书虽并无准确记载何名何姓,但是,剧团给她起了个名字——赵无邪。

这也符合角色的性格定位,当韩金香通读了剧本后,韩金香对赵无邪这一人物的认识就是:“她(代国夫人)其实喜欢扁鹊,而且是个很单纯的女人。”

剧本完成后,司珍把它送往北京拿给专家看。他担心,由于对古代国了解不多:“这种艺术化的处理,会不会太脱离历史了。”

专家给出的看法,让他放下了心。“专家说,‘这个戏,很大气’。”他对这六个字印象深刻。

或许是受到专家的肯定和认可,剧团决定采用当时比较流行的“转台”(一种舞台表演形式)来表演这出戏,为的就是场面更大气。

视觉效果虽然显著,然而,对于韩金香来说,却是难以适应:“我每天要在那个转台上上百圈地练,练得头昏眼花。”由于在正式演出中,演员是不能低头看的,所以,彩排时要求也是一样,因此,她“不知道从那上面摔下过多少次”。

剧目演出以后,获得了文化部文华新剧目奖、河北省五一工程奖,还曾作为河北省优秀剧目进京演出。如今,这出戏已是剧团的一个品牌,其影响至今犹在。因此,回想起这十多年前的《代国情》,司珍热情依然:“我们是用自己的剧团、自己的历史,反映了一种自己的文化,人们为我们叫好。”

古代国被赵灭以后,成为赵的一个封国。后来,赵被秦所灭。在秦统一中国后,天下分为三十六郡,代地这时成为了代郡,其治所就在今天的蔚县代王城。

秦时的代郡无意间与历史上一次著名的历史事件牵连在一起。这一事件就是“沙丘之变”。

沙丘之变以后,胡亥听从赵高的话,将秦朝名将蒙恬的弟弟蒙毅囚禁于代郡,最终将其在代地阴谋杀害。

代再一次成为悲情之地。

楚汉相争时期,项羽曾“分天下”,立诸侯王。这时,项羽把代地建为代国,赵歇为代王,都城仍在今日蔚县代王城。后来,这一代国被韩信夺取,代国又改为代郡。

楚汉战争结束后,汉朝建立。汉高祖(即刘邦)六年(公元前201年),刘邦立云中、雁门、代郡五十三个县为代国,代王是刘邦的哥哥刘喜,国都就是今天的代王城。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始建代王城。

不过,这个代王历史上并不光彩。刘喜当代王的第二年(公元前200年),匈奴攻代,刘喜弃国而逃。此后,刘邦立子如意为代王。不过,由于刘如意年幼,事实上并未到代国。代国实际掌管者为代相国陈豨反,陈豨反后来“自立为代王”,反叛了汉朝。

平定叛乱后,刘邦在公元前196年,将代国都城迁到晋阳。汉武帝时,代国都城再徙清河。这就是史书记载的,入汉以来的代国三迁。

东汉时,汉朝复为代郡,治所又回到代王城。东晋后燕十三年(388年)废代郡。北魏时以平城(山西大同)为代郡。周宣帝大成二年(579年)置蔚州。作为历史上几度繁华的代国都邑、郡县治所,至此完全废弃,代无称矣。

此后,代王城一度平静,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直到1996年,蔚县博物馆为申报第五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对代王城城址进行了为期六天的调查。一些结果还令人颇为惊讶。

首先人们知道了它的“相貌”:代王城平面呈椭圆形,东西宽3400米,南北长2200米,全城周长9265米。城墙保存虽基本完好,但并不完整,而是有27个缺口。

据说,这座古城有九个城市,史书还分别记录了它们的名字,如宝源门,兴隆门,荣阳门等。

如此,在这些缺口中哪个是城门呢?

这成了这次调查遇到的一个意外。

为了弄清楚这一问题,博物馆工作人员对这27个缺口分别做了标记:H1、H2、H3……H27,并通过与史书对比,确定其中H3、H7、H10等可能疑似九门遗址,并与其名字一一找到位置。

这次调查还有一个重大发现,那就是在城内正南的马家寨村东,发现了许多汉代的砖瓦建筑材料,据此,工作人员推断,此处可能是当时的殿宇官邸区。

在博物馆馆长李新威指引下,我们来到这一区域。那些瓦片、炭屑就裸露在田地间,清晰可见。采访期间,我们的摄影记者思考如何构图时,恰好微风吹过,惊起一连串细小的响动,他说:“这仿佛是古人与我们的对话,让人心生尊重。”■本版文字采写/本报记者申晓飞■本版图片摄影(除署名外)/本报记者崔靖

●记者感言:

历史文化对一个地区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或许张家口蔚县能给出我们答案。

 

摘自河北青年报

相关文章